邯郸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中国精神病人有人被锁12年每天蹲在铁笼里

发布时间:2019-11-10 22:31:43 编辑:笔名

中国精神病人:有人被锁12年每天蹲在铁笼里

中国精神病人:如何解锁中国精神病人:解锁十年相当多的精神病患者被家人用铁链、铁笼锁于一隅。据媒体报道,河北一省被锁者约10万,以此数据推算,全国的被锁者恐怕已过百万。如何解锁?谁来解锁?《瞭望东方周刊》陈融雪、特约撰稿周翔 | 北京、江西报道对于精神病人,中国卫生部门提出的口号是“应收尽收、应治尽治”,但现实是,无论负责“治”的精神科医生,还是负责“收”的病床,数量都远远不够。整个社会对于精神病患的歧视、不理解,也向这个庞大的人群树起了藩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各类精神障碍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严重精神障碍患者人数超过1600万人---每13个人中,就有1人是精神障碍患者;每100人中,就有1人是重症精神病人。而目前仅有精神卫生医生1.5万名,床位2万多张,得到有效救助者不足20%。其余患者,大多数或游荡于社会边缘,或被家人用铁链、铁笼锁于一隅。被锁的精神病患者数量尚难统计,据媒体报道,河北一省被锁者约10万,有业内人士以此数据推算,全国的被锁者恐过百万。如何解锁?谁来解锁?为此,中国的医院—社区一体化重性精神病人管理治疗已探索10年。10年前,中国借鉴澳大利亚的模式推出“686”项目,旨在打破医院孤岛式的服务模式,扶助重性贫困精神病患者,成效斐然,但需求仍然巨大而急切---曾有非项目区的病患家属起诉政府,要求被纳入救助范围。而江西省在探索政府部门分工协作之后,近期推出全省贫困性重性精神病患者免费治疗,勉力投资推动,但也受制于服务能力而进展缓慢。借由以上探索来反思整个体系,对精神病患者的救助,匮乏的不仅是资金和人才,更有整个社会的理解和支持。被锁住的12年在江西省九江市第五人民医院精神科病房里,接受免费住院治疗的吴其状态不错。他告诉,自己42岁,12年前,因杀人被母亲锁进铁笼,直到上个月才被“解锁”,接入医院。按照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常务副主任、国家精神卫生项目办公室负责人马弘对《望东方周刊》的标准解释,所谓“解锁”是一个完整的流程,包括由精神科医生和护士在内的专业团队在关锁现场对患者实施解锁,

将患者接到指定的精神专科医院进行诊断和住院治疗(系统药物治疗,同时配合心理治疗、工娱治疗或改良电休克治疗等综合治疗手段),患者病情好转或稳定后出院,回到社区继续接受随访、服药、康复和健康教育等一系列干预措施。吴其正处在这个流程的住院治疗阶段。他说,自己没想过会有走出铁笼的一天。该院精神科主任黄少南向本刊介绍,吴其患的是精神分裂症,刚进院的时候,因为有幻觉,时常会自言自语,现在能和人简单交流,但是表情还比较呆滞。任何人被锁住整整12年,每天蹲在1米见方的铁笼里,吃饭排泄都靠年迈的母亲伺候,没有朋友、没有爱好,表情呆滞当属必然。12年前,吴其杀害了来家里玩耍的13岁小男孩。他向本刊比画出一个高大的人形:“那不是小孩,很高啊。他来我家抢劫,是个恶人。”据精神科医生介绍,很多病人眼里看到的世界和正常人不同。比如,让他们画人,往往一只眼睛奇大,一只眼睛奇小。经过司法鉴定,吴其在杀人后以精神病人的身份获无罪释放,直接被母亲王木香领回家。“事前无人管,事后也无人管。”十年前,中国各地的精神病肇事者境遇普遍如此。就江西省而言,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06年,当年江西省发生精神病人杀人、伤害案件百余起。为此,《江西省肇事肇祸精神病人收治管理实施办法》出台,明确了收治管控精神病人各相关部门的职责:由综治办牵头组织,加强协调指导和督促。公安机关进行重点管控,并负责强制收治;卫生部门负责监测,并督促精神病医院做好鉴定、收治和管控工作;民政部门负责流落社会的精神病人的救助及送返原籍,对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以及无法查清原籍和监护人的肇事肇祸精神病患者,由所属精神卫生机构接收治疗;残联对治疗出院后生活贫困的肇事肇祸精神病人,免费发放维持治疗的基本治疗药品;劳动社会保障部门按政策落实精神病人的医疗费用在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中报销;财政部门负责核拨收治管控经费,加强资金监管;社区居(村)委会负责协助开展精神病患者的肇事肇祸危险性评估、随访管理、应急处置。一年后,江西省精神病人肇事肇祸引发的刑事、治安案件比上年分别下降76%和53%。这种明确分工的模式也被全国各地借鉴采用。在江西省卫生厅医政处副处长梁斌看来,这样的举措,与此前上海的经验颇有渊源---上海的精神障碍救助一直走在全国前列,中国首部有关精神卫生的地方性法规即是2002年在上海出台。在那个年代,对于肇事的精神病人,家属根本无法承受,要么放任流浪,要么“负”地把他锁起来。至今,全国被锁患者数量尚难准确统计。吴其的母亲就是一位“负”的病人家长。虽然无钱给儿子治疗,在众人的压力之下,她还是找人焊了铁笼,和老伴含着泪将儿子锁了进去。“不怕被他打,就怕看不住他。我们没办法啊!他发病时力气大,能掰弯铁柱子,铁笼都换了几个。”“686”项目全国“解锁”被锁起来的患者,俨然是“危险分子”。马弘告诉本刊,“解锁”是一项高难度的“技术活”。中国实行解锁救助探索已有10年。作为我国慢性病防治领域唯一的国家级经费项目,“中央补助地方卫生经费重性精神疾病管理治疗项目”2004年开始由中央财政安排专项资金,用于探索构筑医院—社区一体化的服务络,为重性精神疾病患者提供全程服务。因为启动首年拨出686万元培训资金,该项目又称“686”项目。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为关锁患者实施免费解锁救治。截至2012年,“686”项目已在全国解锁精神病患者2000多例,2012年一年就解锁救治286例。据介绍,重性精神病人包括精神分裂、双相情感障碍、偏执性精神障碍、分裂情感性障碍、癫痫致精神障碍和严重精神发育迟滞6种,肇事肇祸的比率达10%,一旦发作会造成巨大破坏。因为疾病发生在大脑,病人普遍丧失主动求治的意愿,甚至敌视帮助他们的人。有病人在解锁过程中发病伤人,工作人员送他们去医院,也要先将其锁上双手才敢带出门。据“686”项目实施情况统计,被关锁前九成以上的患者危险行为在3级及以上,即患者常出现伤人毁物甚至危害社会的行为。而项目的实施也见证了不少被锁者的悲惨生活。比如黑龙江省大庆的一位被锁者,医生找到他的时候,他全身赤裸,被家人用铁链锁在房梁上,地上铺着杂乱的稻草供他大小便,满屋腥臭难闻,房梁已被铁链磨出两厘米深的沟痕。他的家人称,他经常打骂家人和邻居,砸东西,撕衣服,只好长年锁在家里。大庆市精神卫生中心作为“686”项目的执行单位,将他接到医院免费治疗,住院65天后,病人病情稳定,生活能够自理,医院又派车将他送回家中,由社区精神病防治人员定期随访,指导用药。又如安徽的一例病人,家人用铁锁将他手脚捆起关在家中。医务人员找到他时,铁链深深嵌入肉中,已生蛆虫,整个手术锯链的过程血肉模糊,惨不忍睹。1/2 12下一页尾页

电子产品制造设备
诸暨美食网
民生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