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我有神珠能种田 第188章 众生历劫

发布时间:2019-10-09 23:50:35 编辑:笔名

我有神珠能种田 第188章 众生历劫

“如果你体内没有飞梭,想杀你之人,孙家的主谋必死,这个现象无人可破,就像李家直系练武就不能娶妻一样,也许是飞梭在保佑你们孙家不能内乱,或是某种神灵在看着你们,这就没有人知道了。”孔德馨见孙立不太明白,就解释了一下。

“义父,你是说,我自从有了飞梭,我听到的奇怪声音是真的?”孙立睁大了双眼看着孔德馨,问道。

“是的,飞梭有这奇特功能,如果温养久了,可以达到想打听哪儿里就能知道哪儿的秘密一样,不过只是情报,不是读取资料,所以你有飞梭在手,孙家尽归你所有,孙家的庞大不是你所见到一般,助你当上家主,我就可以功成身退了。”孔德馨对自己的飞升也有所期待。

“等你做了家主之后,我只想要一个地方做修炼之用。”孔德馨平静的说出自己的目的,但一想起那个地方,心里就不能控制的一阵阵激动。

“什么地方?”孙立奇怪的问道,在他心目中,孔德馨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大妖怪,从来就没见到过他会有什么需求,除了受伤需要他所说的晶石,不过那晶石在孙立眼里,不过是块普通的玉而已。

“等你做上家主,我自然会告诉你,你现在只需要答应我,就行了。”孔德馨收回看向远处的目光,转向孙立,等待的他的答复。

孙立在心里略微思量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好的,义父,我答应你,只要我当上族长,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答应你。”

“好好好,我没白疼你。”虽然不是很满意孙立的迟疑,不过也没再说什么。

岁月如歌,时间如梭,项清溪已在神珠里修炼了七十多年,他把所有人都派到界门之外,让他们在神珠大陆里闯荡,感悟,亦或修炼。

这一天,还在修炼的项清溪就感觉身边有风吹过,开始时还没理会,做为人,有风吹过,这是一种很自然的现象,可是项清溪突然想起,这里是神珠,怎么会有风,连忙睁开眼睛,风过之后就是平静,极度的平静,而且那种平静是静寂无声的平静,像是黎明之前的平静。

“糟糕。”项清溪慌忙站起身,长啸一声,“所有人快速回到界门之内。”

神珠大陆里生长的灵物很有特点,要么低矮,贴着地面生长,要么高大粗壮,树杆直插云霄,普通植物虽然肆意生长,可生长期却很短,这个很短是相对于神珠大陆里无尽的岁月而言。

这一切,全是因为很间隔五百年左右,整个神珠大陆会有一场突如其来的利刃风暴来袭,而且这场风暴伴随时闪电雷鸣,和仙界每隔五百年的一场大劫遥相呼应,这是天地间不变的的永恒规律。

这是只要超过五百岁都要经历的大劫,也是这些大神大仙们最虚弱的时候,级别越高,劫难越强,站在界门外的阵良,三万多岁的天尊级大神,就算躲到神珠里,也要历劫,这个是无法逃掉的,他看了一眼项清溪,说道,“主人,去哪儿里,都要历这个劫,如我不死,再来侍奉主人。”

阵良说完,起身向大陆远处飘去,这是这么多年来,阵良悟出的一种可以借助风刃漩涡飘浮的技能,也可以说是大悬浮术其中的一个分支。

“阵良,你一定要活着回来,保重。”项清溪知道,阵良的去意已决,而且他要找一个可以渡劫的地方,像这种五百年必须经历的大劫旁人是无法帮助的,两世天尊的项清溪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只能默默的祝福阵良,平安渡劫。

玉兔这时蹦了过来,“如果蟠桃园还在,也许会有阵良一份吧,毕竟天尊级别的大神在仙界都是弥足珍贵的。”

蟠桃?提到蟠桃,项清溪脑子里他这一世小时候看过那本吴承恩写的《西游记》,连忙问道,“玉兔,蟠桃园真的是大圣损毁的吗?”他之所以问这个问题,因为在他是天尊的那两世,还没有孙悟空的存在。

“是啊,天庭官方给出的公告是如此,但是到底是不是大圣所为,我也不知道。”玉兔摇了摇头。

“你怎么不去渡劫?”项清溪突然想起,这玉兔也超过五百岁了,此时应该有所感应,不应该还在此地和他闲聊啊。

“嘿嘿。你别忘了,我可是天庭在职人员,历劫丹早已发放,刚才有所感应要历劫时,我就给吃了,现在没有感觉了。”玉兔说这些话时,那得意的劲,像是个三岁的孩子。

“你咋还摇头尾巴晃呢,有历劫丹很得意吗?”项清溪奇怪的瞅着玉兔,一点都不明白它为什么要这么得意。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我得意的不是我有历劫丹,我得意的是我身为天庭官员,我骄傲,我自豪。”玉兔歪着个脑袋,虽然不晃了,可它的样子怎么看怎么都像在继续得意。

“历劫丹?就是天庭发放的那种可以免受天劫的丹药?你知道里面的成份吗?”项清溪虽然没有见过历劫丹,但是他在天界可听过,那东西只能是天庭在职人员才会拥有,这也是天庭制约各路神仙的一种手段,而且掌管历劫丹的正是西天王母。

“不太清楚,不过以往每年蟠桃盛会过后,都会有大量的蟠桃剩余,听说西王母把这些蟠桃历练成丹,但是不是我们所得到的历劫丹就不得而知了。”玉兔在交谈过程中,想起蟠桃盛会后的一些事情,就讲述道。

“嗯,这样说就对了。”项清溪暗自点了点头,那么吴承恩又是何许人也,仙界这么隐秘的事情,他都能揣测道,还写成书告诉后人,他想暗示什么?

没有纠结此事,看着陆续赶回来的众人,心里才稍稍踏实,虽然年岁不到的不用历劫,可是神珠大陆不同其他界面,这里物资丰富,灵草灵药众多,但大劫来时,就会更加凶猛,以前没有界门,但在神珠里面就能感受的到外面的险恶。

就在众人回来之后不长时间,就感觉从大陆深处开始,乌云像巨浪一样开始卷集着,翻腾着,向四处铺展开来,以前在界膜内看的一切,和现在站在界门之内向外看去,感觉出一丝的不同。

“如果你体内没有飞梭,想杀你之人,孙家的主谋必死,这个现象无人可破,就像李家直系练武就不能娶妻一样,也许是飞梭在保佑你们孙家不能内乱,或是某种神灵在看着你们,这就没有人知道了。”孔德馨见孙立不太明白,就解释了一下。

“义父,你是说,我自从有了飞梭,我听到的奇怪声音是真的?”孙立睁大了双眼看着孔德馨,问道。

“是的,飞梭有这奇特功能,如果温养久了,可以达到想打听哪儿里就能知道哪儿的秘密一样,不过只是情报,不是读取资料,所以你有飞梭在手,孙家尽归你所有,孙家的庞大不是你所见到一般,助你当上家主,我就可以功成身退了。”孔德馨对自己的飞升也有所期待。

“等你做了家主之后,我只想要一个地方做修炼之用。”孔德馨平静的说出自己的目的,但一想起那个地方,心里就不能控制的一阵阵激动。

“什么地方?”孙立奇怪的问道,在他心目中,孔德馨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大妖怪,从来就没见到过他会有什么需求,除了受伤需要他所说的晶石,不过那晶石在孙立眼里,不过是块普通的玉而已。

“等你做上家主,我自然会告诉你,你现在只需要答应我,就行了。”孔德馨收回看向远处的目光,转向孙立,等待的他的答复。

孙立在心里略微思量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好的,义父,我答应你,只要我当上族长,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答应你。”

“好好好,我没白疼你。”虽然不是很满意孙立的迟疑,不过也没再说什么。

岁月如歌,时间如梭,项清溪已在神珠里修炼了七十多年,他把所有人都派到界门之外,让他们在神珠大陆里闯荡,感悟,亦或修炼。

这一天,还在修炼的项清溪就感觉身边有风吹过,开始时还没理会,做为人,有风吹过,这是一种很自然的现象,可是项清溪突然想起,这里是神珠,怎么会有风,连忙睁开眼睛,风过之后就是平静,极度的平静,而且那种平静是静寂无声的平静,像是黎明之前的平静。

“糟糕。”项清溪慌忙站起身,长啸一声,“所有人快速回到界门之内。”

神珠大陆里生长的灵物很有特点,要么低矮,贴着地面生长,要么高大粗壮,树杆直插云霄,普通植物虽然肆意生长,可生长期却很短,这个很短是相对于神珠大陆里无尽的岁月而言。

这一切,全是因为很间隔五百年左右,整个神珠大陆会有一场突如其来的利刃风暴来袭,而且这场风暴伴随时闪电雷鸣,和仙界每隔五百年的一场大劫遥相呼应,这是天地间不变的的永恒规律。

这是只要超过五百岁都要经历的大劫,也是这些大神大仙们最虚弱的时候,级别越高,劫难越强,站在界门外的阵良,三万多岁的天尊级大神,就算躲到神珠里,也要历劫,这个是无法逃掉的,他看了一眼项清溪,说道,“主人,去哪儿里,都要历这个劫,如我不死,再来侍奉主人。”

阵良说完,起身向大陆远处飘去,这是这么多年来,阵良悟出的一种可以借助风刃漩涡飘浮的技能,也可以说是大悬浮术其中的一个分支。

“阵良,你一定要活着回来,保重。”项清溪知道,阵良的去意已决,而且他要找一个可以渡劫的地方,像这种五百年必须经历的大劫旁人是无法帮助的,两世天尊的项清溪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只能默默的祝福阵良,平安渡劫。

玉兔这时蹦了过来,“如果蟠桃园还在,也许会有阵良一份吧,毕竟天尊级别的大神在仙界都是弥足珍贵的。”

蟠桃?提到蟠桃,项清溪脑子里他这一世小时候看过那本吴承恩写的《西游记》,连忙问道,“玉兔,蟠桃园真的是大圣损毁的吗?”他之所以问这个问题,因为在他是天尊的那两世,还没有孙悟空的存在。

“是啊,天庭官方给出的公告是如此,但是到底是不是大圣所为,我也不知道。”玉兔摇了摇头。

“你怎么不去渡劫?”项清溪突然想起,这玉兔也超过五百岁了,此时应该有所感应,不应该还在此地和他闲聊啊。

“嘿嘿。你别忘了,我可是天庭在职人员,历劫丹早已发放,刚才有所感应要历劫时,我就给吃了,现在没有感觉了。”玉兔说这些话时,那得意的劲,像是个三岁的孩子。

“你咋还摇头尾巴晃呢,有历劫丹很得意吗?”项清溪奇怪的瞅着玉兔,一点都不明白它为什么要这么得意。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我得意的不是我有历劫丹,我得意的是我身为天庭官员,我骄傲,我自豪。”玉兔歪着个脑袋,虽然不晃了,可它的样子怎么看怎么都像在继续得意。

“历劫丹?就是天庭发放的那种可以免受天劫的丹药?你知道里面的成份吗?”项清溪虽然没有见过历劫丹,但是他在天界可听过,那东西只能是天庭在职人员才会拥有,这也是天庭制约各路神仙的一种手段,而且掌管历劫丹的正是西天王母。

“不太清楚,不过以往每年蟠桃盛会过后,都会有大量的蟠桃剩余,听说西王母把这些蟠桃历练成丹

,但是不是我们所得到的历劫丹就不得而知了。”玉兔在交谈过程中,想起蟠桃盛会后的一些事情,就讲述道。

“嗯,这样说就对了。”项清溪暗自点了点头,那么吴承恩又是何许人也,仙界这么隐秘的事情,他都能揣测道,还写成书告诉后人,他想暗示什么?

没有纠结此事,看着陆续赶回来的众人,心里才稍稍踏实,虽然年岁不到的不用历劫,可是神珠大陆不同其他界面,这里物资丰富,灵草灵药众多,但大劫来时,就会更加凶猛,以前没有界门,但在神珠里面就能感受的到外面的险恶。

就在众人回来之后不长时间,就感觉从大陆深处开始,乌云像巨浪一样开始卷集着,翻腾着,向四处铺展开来,以前在界膜内看的一切,和现在站在界门之内向外看去,感觉出一丝的不同。

成都治盆腔炎要多少费用
广州包皮包茎手术医院
云南哪家治白斑
上海慢性宫颈炎的治医院
陕西哪家医院治疗宫颈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