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最强法宝商 第五十三章 情报

发布时间:2019-09-26 04:29:09 编辑:笔名

最强法宝商 第五十三章 情报

艾瑞克和黄逸飞提供的情况比较详细,陈德感觉两人的消息比较靠谱。

姚锦虎话不多,不过,他的话基本説到diǎn子上。

陈德和黄逸飞、姚锦虎都交过手,属不打不相识。

忙活了几天,陈德基本完成了自己的预定目标。

按陈德所掌握的情况,天痕宫新弟子里有实力进入前八的人,大约有这些:郭玄亮、梅仪方、阮星、麦克唐纳、艾瑞克、钱力忠、仇和、孙文山、姚锦虎、刘华文、江寒烟。自然,加上陈德自个,起码就有十二个。

这些人里,就江寒烟是女孩子。可能另有其他的女修士有进入前八名的实力。可陈德在女修士面前,脸皮比较薄,了解的女修士的情况就少了。

在陈德忙着打听别人实力时,陈德发现,那十一个人里,大都不像他这样,热衷于了解对手实力。

或者,他们都比较自信,不用掌握对手实力情况也有信心取胜吧。

又或者,他们有自己的消息来源,不用像陈德这样需自己亲自去打听,这种可能性挺大,有背*景的、大势力的年轻弟子就是如此。

也有可能,他们拉不下脸来像他这样四处打听。

陈德就这么胡乱地猜想了一番。

掌握了应该了解的情况后,他重又进入了以前的苦修模式。不过,陈德专门对自己前段时间的挑战的收获,进行了梳理。

经过分析之后,陈德明白了一diǎn,就是:他因初步掌握武功

最强法宝商  第五十三章 情报

,可以提高的空间大,这才能在不断的挑战里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武艺。

陈德给自己浇了一瓢冷水。曾自以为武功天赋不错,而有些骄傲的心,重新变得谦逊了一些。

不断地揣摩武功招式,改进招式。

经过这么多次的切磋,陈德有了另一个领悟,就是: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每个人的身高、骨架大xiǎo、身体结构的具体细节等,都各有不同,因此,同一种招法,不同的人就应该有自己对应的功架。

找到自己的最佳功架,就能发挥出这个招式的最大威力。

简单diǎn説,就是大同xiǎo异,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异”,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学会了此招。

而找到了最佳的“异”,才是此招大成。

无形之中,陈德进入了武功的一个新境界,就是“体悟”境界。

不断揣摩中的陈德,到此时,就明白了武者中流传的那句话: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

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之一,就在于此。

晚上,在修炼的最佳时间,在益气丹和清玉酿的辅助下,陈德打坐练气。

清玉酿的使用规律是,每三天饮用的量不能超过二两。

而陈德并不不急于拔高自己的境界,他就每三天饮用一两多一diǎn。

最近一段时间的晚上,住在陈德屋子周围的新弟子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

大约三天左右,晚上就有人急冲向茅厕,然后又急冲出茅厕。

修士身体好,肾力强,晚上基本无人出恭,这让人感到甚是奇怪。

一天,一个弟子在晚上又听到这种动静。忍不住探出头来看是谁,让他撇到了陈德的身影。

“原来是武癫,不知道是在闹哪门子癫。”嘀咕的声音刚落,因当晚风向的缘故,他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

“妈呀,真臭!这xiǎo子赶紧缩回去。

清玉酿喝完后,陈德对自己身体的感觉是身轻如燕,灵敏度、协调性增加了。

为了试一试是否只是心理暗示引起的错觉,他特意试了试自己的追风步。

一跃而起,约比从前高了半尺。往前一纵,竟远了二尺。陈德很满意。

益气丹用完了。

也许正是清玉酿的提纯作用。

刚开始的时候,陈德感到体内的先天之气浑厚了许多,几个晚上下来,一鼓作气,陈德的奇经八脉全部疏通了,进入温养阶段。

顺利晋升入第八层。

不过,随后他就觉得体内的先天之气数量不增,反而是缓缓地变少了。

不过,先天之气倒是更灵动了,用法诀驱动起来更如意了。

而且,先天之气流经之处感觉更舒服了,感应更强了。

这应该是清玉酿的提纯作用了,陈德自个儿diǎn了diǎn头。

白天的时候陈德手持自己的法兵挥汗如雨。

曾经,他想过,只练习一种兵器,比如霸环刀或是风云十二式。只是,他有几天只练习霸环刀时,再没有了从前,一天练武下来,身体产生的那种微微的舒爽酣畅感。

所以,他又鬼使神差般,重新像以前那样,几种兵器轮番练习。

如果,让莫纳教习知道他曾经改邪归正,但是又“改正归邪”,怕是要大骂他一顿。

陈德多日苦练后,对手里的几样法兵越来越熟悉了,使起来后得心应手的感觉慢慢增强。

穿着法衣的好处,陈德也体验到了。

以往穿着弟子服时,他身上的衣服常常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湿衣服穿在身上又粘又湿的,非常难受。

但是,穿着法衣时,因法衣自带的祛汗法阵,身上始终干爽,舒服极了。

但只这一diǎn,爱出汗的陈德就觉得物有所值了。

这件法衣自带的祛汗法阵自有其妙处。它的祛汗法阵能自动吸收穿着者身体发出的热量,以这些热量驱动法阵运转,将穿着者身上的汗及时地挥发掉。

这件不起眼的法衣,其颜色与新弟子服近似,正合陈德不喜张扬之意。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定级比试开始的日期渐渐临近。陈德将自己的状态渐渐调整到最佳。

气氛渐渐凝重起来,新弟子们都在各自忙碌地进行最后的准备。

而各种适用的物品,价格已经涨起来了。

比益气丹还贵的助气丹,竟涨了三成。和陈德切磋时,死要面子的庄西飞就吞过这种丹药。

陈德听张之良説:这段时间,其他宫的许多弟子都到天器宫更换兵器,基本都是要买法兵,而天器宫将价钱涨了两成。法衣比较贵,能卖得起的弟子相对少一些,价钱就涨了一成。

上好伤药的价钱也涨了。

对陈德而言,他觉得值得庆幸,他自己下手早些,那时,这些东西都未涨价。

这一天终于在新弟子的紧张和期待中到来。

天台宗将这天选在了秋天里的一天,秋高气爽,这样的天气非常适合低阶弟子间的比试。

和陈德同一年进入天痕宫的弟子有一百六十九位。

今年定下的规矩是:

约一成的弟子可成为甲级弟子,就是前十六名;约两成弟子可成为乙级弟子,也就是第十七名到第四十八名;约五成的弟子将成为丙级弟子,也就是第四十九名到第一百二十八名;剩下的刚超过两成的弟子就是丁级,也就是杂役了,这些人将是排名在第一百二十八名以后。

也就是説,对于天痕宫的这批新弟子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必须在定级比试里打进前一百二十八名,否则修真之路就此断绝,除非出现奇迹。

定级比试开始的这天,陈德全身上下收拾停当,精神抖擞地往练武场而去,比试地diǎn就设在那里。

一路上,陈德不断遇到和他同样前去练武场的新弟子。

新弟子们的表情各不相同。

有的人气定神闲,自信满满。估计是实力上乘的弟子。

有的人心情忐忑,大约估计自己实力在丙丁之间,所以十分不安。

有的人则是满不在乎的样子,这样的弟子,大约预计自己将在乙丙之间,而乙级希望又不甚大的弟子。

也有个别的,一副绝望的样子,又不得不去。这样的弟子就是那些修炼资质很差,并且战斗天分又差的弟子。之所以不敢不去,因为弃权者,按规矩,无论天分多高,都自动归入丁级。

陈德边走,边观察众少年的表情,觉得甚是有趣,遇到熟悉的则打个招呼。

而他自己,经历过生死磨砺,心情自然淡定。

快到练武场时,就已望见有十二座擂台已矗立在练武场上。

在入口处,摆着两张桌子,每张桌子后坐着两个上期的师兄。每张桌子上各有两个号筒。

新弟子抽了号之后,交给当值的负责这个号筒的师兄。让他登记姓名和号码。

陈德信手一拈,一看,是九十九号,陈德觉得不错,是个好兆头。

然后递给当值的师兄。报上名字后,那位师兄认真地看了陈德一番。让陈德稍稍诧异。

这位师兄接到这份差事后,自然要了解一番这批新弟子。

而陈德到天剑宫的地盘同其dǐng尖弟子一战,竟得了个平手,随后被人起了个“武癫”的绰号。

这些事被这位师兄了解到,他就对陈德的名字有了印象,现在见到真人自然就要打量一番。

登记之后,他对陈德説道:“你就是陈德,那个武癫?”

“是的,见过师兄。”陈德按礼数回答。

“你抽的号码不错,祝你好运!”

也算难得,这位师兄和其他新弟子基本都不説话,只是登记号码就了事,居然还祝陈德好运,也算是给足陈德面子。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手术贵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可以报销吗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是否可用医保卡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价格是多少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需要花多少钱